汶南_封箱

“我超喜欢岸歌跟我其实是个花心大萝卜有关系么XD”

这好像是我初二写的,朱一龙生贺。

考古使人心塞。

【鲈鱼】三月初逢

#是mp点梗,糖。

#仅有500字+,小学生文笔,校园AU+双方初遇。

 是早春三月。


  积雪早已化了春水,教学楼边几棵杨柳也堪堪露了绿意,一班靠窗,阳光毫不吝啬的撒在少年肩上,在草长莺飞旁占了个位置。


  春困秋乏夏打盹,即使正处在血气方刚的年纪也不例外,玉浩本就不爱闹腾,正想枕着音乐小睡一会,余光却瞥见有人风风火火往自己面前赶。


  “欸,欸我说,要撞上了您内。”


  那人速度仍是没减,风驰电掣般拉过椅子坐下,呼哧哈吃喘着粗气,“兄弟帮个忙...我偷跑上来的...实在懒得上体育课...”


  光是你跑上来这一趟的工作量连体育课都省了,玉浩腹诽,摘下耳机打量来人:娃娃脸显得人年龄颇小——倒像个初中生,薄汗湿了衣襟,领口敞着展现白皙一片浮想联翩。


  得亏玉浩本人扪心自问是个正人君子,指关节叩着桌子不动声色道:“你上这儿来躲着干嘛?”


  “不然呢,钻厕所?”他有点儿没好气,“还是上体育老师那儿自首切?话说兄弟我瞅着你咋这面生?”


  玉浩清清嗓子,故作严肃忍着笑,身体前倾凑近对方,眼看着人颊侧豆大汗珠滚落,心说有点儿喜欢这小孩真想逗逗他。于是展颜一笑给人整整衣领系上风纪扣,用标准播音腔搁人耳边轻声说:“宝贝儿,如果我没猜错,您应该是走错班了。”


  沉默,沉默是今晚的南京市长,江大桥。


  小孩儿红着脸转身欲溜,却被体育老师逮个正着,只听后门处一浑厚嗓音吼道:“卢鑫你给我过来!不上课干哈去了你!”


  卢鑫啊。


  班里陡然又一片安静,除了刚刚被卢鑫拉过的椅子还不和谐的横在过道上之外,一切都是老样子。仿佛这个咋咋呼呼的男孩儿从没来过。


  他想继续叩开刚刚那个未曾进入的梦,却发觉心里被一个名字满满当当占了位置,那还容得进什么梦,睡也睡不着了。


  卢鑫,卢鑫便够。


  这是今年三月第一份怦然的惊喜,附着心动。

今天摸鱼,不打tag。

卧槽刚刷了会微博就过点儿了啊啊啊啊啊槽!

祝李老师生日快乐呀!!!

一个丑丑的生贺💦